(本文由台湾《今周刊》杂志提供,节选自1月17日出版的当期「谷月涵看台湾」专栏)不管过去的日子是好是坏,进入新的一年,我们总要抱着希望。今年有什么可以期待的?又有什么风险在等着我们?

(本文由台湾《今周刊》杂志提供,节选自2月23日出版的当期「谷月涵看台湾」专栏)

(本文由台湾《今周刊》杂志提供,节选自2月10日出版的当期「谷月涵看台湾」专栏)

大家最担心的,可能是希腊经济能否停止衰退。答案或许颇令人振奋。IMF原本预估希腊二○一一年会出现成长,但后来延到一二年、一三年,甚至要到一五年才会恢复成长。

叙利亚爆发内战,埃及则倒退回流血冲突的无政府状态,看来中东地区连一丁点的和平希望都相当渺茫。然而,相较于伊朗正在上演的戏码,前述两件大事也只能算是前戏而已──至少以全球经济受冲击的角度观之是如此。

在外交领域上,道德与谋略间的拉锯,既敏感又令人难堪,当前美国在埃及的处境便是如此。

但是现在有了转机,一是最新财政紧缩方案,让希腊政府预算几乎达到平衡,多次的债务重组,也让其争取到更长的偿债时限。其次,部分私人部门的财务体质比政府部门好,逐渐找回竞争力;一旦组织改革奏效,过去遭压抑的潜力可望大幅释出。

简单来说,当前的问题在於阻止伊朗发展核武,或更糟的核武浓缩铀设施,不过机会就快消失了。有多快呢?对美国来说,可能在二○一三或一四年;但对以色列来说,机会消失得会更快。

近几十年来,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之所以胆敢抗拒来自美国的改革压力,凭藉的正是他和美国都认为,只有穆氏才能使埃及成为对抗神权政治、反西方、反伊斯兰的堡垒。

在动荡不安的中东,西方会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吗?这也是有可能的。叙利亚内战已造成四万人死亡,民众日益不满。再者,阿塞德(Bashar
al-Assad)政府恐将遭伊斯兰基本教义派取代,包含与盖达相关的组织,西方国家为避免事态恶化,将先提供武器给特定的温和派反抗组织;至于进一步的军事干预,则仍视后续发展而定。

以色列欠缺美国强大的军事力量,也是伊朗核子武器最可能的潜在攻击目标,以色列的焦虑可想而知。大部分的军事分析家认为,以色列攻击伊朗核武设备的机会,将在一二年消失。因为伊朗目前正忙着藏匿核武设备,一旦伊朗完成部署,除非动用掩体炸弹,否则将无法摧毁那些核武。

如今,要求民主的声浪浮现,美国政府是否要放弃这位支持多年的盟友,立场显得尴尬无比。毕竟,民主是美国的政治信仰,一旦背弃信仰,将会面临不可预知的後果。

美国已清楚表态,一旦阿塞德动用化学武器,美国就会介入;战事若扩大,西方则将透过空中武力设置禁航区。如果阿塞德垮台,叙利亚将陷入一片混乱和血腥,届时西方将面临庞大压力,派遣维和部队进行接管。无论如何,一三年很可能是西方打破军事干预叙利亚禁忌的一年。

而美国也将在今年十一月举行总统大选,以色列应该不会选在靠近大选前夕才采取攻击行动,那会让美国总统颜面无光;同时,他们比较可能在大选之前,而非选後,去取得欧巴马总统的支持,因为美国选民肯定也会欢迎这样的行动。综合以上局势,以色列将避开大选敏感时刻,提前在今年夏季发动攻击,会是最合理的推断。

埃及一直是阿拉伯世界的文化和政治中心,当年埃及与以色列签署和平条约後,带动阿拉伯国家起而效尤,为中东地区带来短暂的和平。然而,今天埃及的示威抗议所带来的影响,也席卷了阿拉伯世界。

在亚洲,习近平将在三月正式成为中国领导人,他将自己打造成有血有泪的正常人,与胡锦涛坚硬如石的外表相反;但他不断推动「中华民族复兴」的伟大目标,可能意味着更激进的外交政策,特别是在东南海地区的争端上。

伊朗人似乎很有把握能直接威胁到美国,甚至扬言要关闭占全球二○%石油运输咽喉的荷姆兹海峡。然而,一旦伊朗真的关闭荷姆兹海峡,受创最深的将会是伊朗自身;因此伊朗人应该只是试图恐吓市场,拉抬油价而已。

独裁政权的经济泡沫–今周刊「谷月涵看台湾」。一九七O年代,在南欧军政府垮台之後,出现了骨牌效应,西班牙、葡萄牙和希腊相继成为民主国家;类似情况也发生在一九八O年代的拉丁美洲。或许,现在轮到中东地区了。